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Tengine
首页 > 专题  > 正文

杨再平:股市巨额资金可破解中等收入陷井

2015-07-09 12:22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作者:王晓丽
字号:

  中国电子银行网讯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5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7月9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以“未来银行之路•挑战与升级”为主题。监管层领导、银行业高管、专家学者等重量级嘉宾出席本次论坛并就当前银行业的相关热点话题发表主旨演讲。中国电子银行网(www.cebnet.com.cn)作为本次活动的合作媒体全程直播本论坛。

杨再平:股市巨额资金可破解中等收入陷井

   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参加了本次论坛并发言。杨再平指出,中国人均GDP为7589美元,已经略微超过中上等收入水平,现在能否继续发展,破解中等收入陷阱,步入高等收入国家是目前中国面临的一个难题。股市每天流入大量资金,如果运用得好,它可能会促进破解中等收入陷井,但运用得不好可能会倒过来使得中国更深的陷入中等收入陷井。如何运用金融能量助推中国经济,有效破解中等收入陷井对银行业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

  以下为杨再平发言实录:

  杨再平:谢谢主持人,更谢谢我们有关单位邀请我,应该是每年都要出席这样一个论坛,使我有机会跟我们的银行家们以及我们的媒体做交流。

  我下面集中把我的观点说说,我今天想围绕这个主题来说说我对中国银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个观点、一个视角或者一个角度。

  好像是几个月前谁在清华大学说我们有50%的可能或者说高于50%的可能会滑入中等收入陷阱,引起舆论哗然。这个问题确实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非常严峻的课题,这个课题不止是我们的政治领导人,也不止是经济领导人,我觉得也应该是中国银行业要思考的。

  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50年代的时候统计140多个国家,50年代处于中等收入的那些国家到2010年,就是那个时候的中等收入的过程按照现在的标准有多少跳出了中等收入,进入了现在我们讲高等收入,很少,只有14家,其中希腊现在还退回来了。

  就是50年代的中等收入140多个国家只有14家进入了中等收入,它的划分标准,按照现在的划分标准是指人均GDP低于2000美元的叫做低收入国家,2000美元到7250美元的叫做低中等收入国家,7250美元到11750美元,不知道他们怎么搞得那么细,不知道怎么划分的,叫做高中等收入国家。

  他指的是,超越11000多美元这个门槛很难,很多国家到了这个阶段就很难。当然有很多解释,一个解释就是说,因为在11000多美元以下的国家比较容易,再往上就很难。当然还有一点就是,进入这个阶段以后,贫富矛盾、收入差距矛盾、社会的矛盾相互影响,大家知道最近一个法国人写了一本叫做《21世纪资本论》,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叫做R大于G,当资本收益率大于经济增长率的时候,这个时候属于收入差距与经济增长就形成一种恶性循环,社会矛盾也爆发了,很难继续增长,很多的解释。

  我们国家是什么状况呢?我们现在官方的统计已经出来了,人均GDP是7589美元,已经略微超过中上等收入水平,我们现在能不能够继续发展,能够跨越人均GDP11750美元,这对我们是一个难题,所以我们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

  我们是不是能够跳出这个陷阱?我觉得我们判断确实很多因素,使得我们要跳出很困难。第一,我们讲过去经济增长的三大红利,改革的红利、开放的红利、人口红利,可以说处于衰减。讲改革,过去简单的改革能释放巨大的发展前景,比方说当年的知青回乡以后允许知青集体开餐馆,这条政策释放了很大的能量。现在基本上这么简单的改革,能够释放那么巨大的经济发展的能量,已经不具有了,所以三个方面红利我觉得都在递减。

  我们又形成了发展的我觉得三个瓶颈,就是资源、环境和国内外市场都已经形成了瓶颈,产能过剩,一方面我觉得就是一个市场瓶颈的问题,然后我们要正视我们现在存在的三大矛盾,这就是贫富矛盾、官民矛盾、劳资矛盾,所以这些矛盾制约我们经济的发展,确实要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有很大的难度,当然还有我们诚信缺失、我们的共识缺失,甚至某种程度上我们也不得不面对整个国家国民的信仰缺失。

  所以这些使得我们确实避免滑入中等收入陷阱巨大严峻的这样一个挑战,要跳出这个挑战需要我们的政治领导人、需要我们的经济决策要有巨大的,但是我说我们金融要大有作为。所以这样我们要重新认识金融的作用,金融不止是有促进经济、加速经济增长的功能,而且有促进公平的功能,我们要看到这一点。

  这个我就不展开说了,马克思有一句名言,货币是天然的平等派,不管那个商品长的怎么样丑,只要它是等价的都愿意跟它交换。金融就是经营货币的,所以金融是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同时也有促进公平的功能,我就只提出这样一个观点。

  接下来看,我们国家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我们已经聚集了巨大的金融能量,体现在我们超过52万亿的城乡居民存款领域,我们超过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我们超过1160亿美元的对外资本输出,我们还有仅次于美国的高净值人群,当然还是一个阳光财富。

  我们的股市上大家想一想,每天的资金量多大我就不说了。这样一些巨大的金融能量我们如果运用得好,它可能会促进我们破解,可以拿来帮助我们破解中等收入陷阱这样一个非常严峻的难题,但运用得不好可能会倒过来使得我们更深的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这一段时间的股市我觉得有这样的危险,如果运用得不好,资金没有去引入实体经济,而是在这里炒作,只是一个财富分配,我在想那么多财富,如果只是在国内形成了一个财富再分配,我觉得还无所谓,如果几十万亿是被国外的炒家拿走了,我觉得这个很痛心。所以我觉得有一个我们怎么样运用金融能量来助推我们的经济,破解中等收入陷阱这样一个重大的课题,这对银行业来说是挑战,也是机遇。

  重点我们要发展的是,要用这种金融能量发展普惠金融,普惠金融既促进经济增长,又能够促进公平,普惠金融就是帮助弱势群体,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不仅帮助弱势群体改变他个人的命运,而且帮助他们创业能够改变别人的命运,促进平等、促进发展。

  第二,我觉得还有一个教育金融。我刚才说的《21世纪资本论》,说到要解决公平、解决平等一个很重要的很重要的就是支持技能的扩散,支持教育产业的发展,支持尤其是我们的助学贷款,为什么助学贷款没有做的很普及,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提出一个口号,像马云一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助学贷款能不能提出一个口号,“让天下的学子不因缺钱而荒废他们的学业”,这个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没有做好一定是我们的商业模式或者是我们相应的一些金融模式不够。当然还有教育产业的发展,这是教育金融。

  第三,科技金融,就是科技研发和科技成果的转化怎么去支持。

  第四,创业金融。现在我们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际这两者是分开的、是不同的,美国有多少小微企业呢?美国友2500万家小微企业,每12个人有一个小微企业,由于1700万家小微企业,我们每76个人才有一个小微企业,我们的创业还是不够的。创新金融,创新和创业不一样的,实际上核心就是支持企业家,创新它是跟超额利润相联系的,所以怎么样去支持进行创新的这些企业家,这个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

  除这以外我觉得我们金融,包括在反腐,我们知道反洗钱是很重要的,反洗钱、反腐金,诚信金融,融本身就是诚信,我们因为诚信不够损失多少GDP。

  诸如此类,我觉得我们银行业,当然也可以说整个金融业,我们在破解中等收入陷阱方面应该大有作为,也能够做到大有作为,这样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未来要说发展机遇的话是重大的发展机遇,既是社会责任,也是我们重大的商业机会。

  谢谢!

  

 

责任编辑:小丽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