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达证券张志刚:新一轮债转股 银行应深度介入企业管理

专题库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2017-06-04 13:45:27 信达证券张志刚 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核心提示银行在债转股业务中,也面临一些问题,出于流动性考虑,银行可能不会长期持有股权,另外在企业的管理过程,银行的介入程度也不高,通常是名股实贷。

  中国电子银行网讯 6月4日,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继续进行,信达证券董事长张志刚出席“金融如何服务供给侧改革”分论坛,探讨了债转股和投资银行话题。张志刚称,银行在债转股业务中,也面临一些问题,出于流动性考虑,银行可能不会长期持有股权,另外在企业的管理过程,银行的介入程度也不高,通常是名股实贷。

信达证券张志刚:新一轮债转股 银行应深度介入企业管理

信达证券董事长 张志刚

  在中国,我们从50年代就特别强调一句话,金融是经济的命脉,我们加快推进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开放。结合《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7》,当前中国经济增长也在转换它的轨道,也要为供给侧改革提供更多的服务。金融服务供给侧改革有一个具体的办法就是债务重组,信达是第一个在境外上市的证券公司,目前已经开展在债转股包括处置债务等方面的工作。

  信达证券董事长张志刚从总体上介绍资产管理公司和信达证券如何服务供给侧改革。他表示,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和信达证券应该说是金融改革的产物,在过去的18年里,中国信达在处置银行不良资产和帮助银行、帮企业脱困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随着国务院确定供给侧改革,特别是“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推出,第二个债转股又冲出江湖,这次的债转股和90年代末期的那次债转股相比有很大的变化。

  当时1999年资产管理公司成立,核心就是化解金融风险,同时支持国有企业脱困,由国家发改委确定了将近600家企业进行政策性债转股。张志刚称这次债转股为报表性重组,90年代国家财政和银行分家,原来由政府投资的项目是通过拨改贷的方式进行投资,一大批重点项目实际上是没有资本金的情况下建设起来的,因此投产之日基本上就是亏损之时,建设期的利息就把项目拖住了。

  90年代末期的债转股在很大程度上实际上是把原来应该作为投资的,但是作为贷款的这部分资金重新又转成股权,这个债转股本身确实产生了较大的积极影响。最主要的是银行端把原来的不良贷款消减下来,而充实了企业的资本金。从1999年到2002年四年的时间,对600家企业平均负债率从75%降到了50%以下,而且转股之后,一半的企业从亏损转为盈利,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债转股作为一个金融工具,在全球的实践当中并不是有很多案例,最早在70、80年代,拉美外债危机的过程中进行了一些转股的实践,此后中国和当时的东欧在私有化的过程中采取了债转股一些措施。

  这次我们债转股聚焦什么?是聚焦去杠杆、聚焦国有银行不良资产的下降,还是聚焦供给侧改革?张志刚提出,如果说上一轮的债转股主要是报表重组,他希望这次的债转股应该是一个价值重构的过程。所谓价值重构的过程,就是通过市场化和法制化这两个原则。市场化要由金融机构选择那些有市场发展前景的企业进行转股。第二就是转股的过程中要对现有的资产进行剥离和市场化的估值,上一轮基本上是报表性的,一块钱兑一块钱,这次实际上要进行较大的重组。

  张志刚称,信达证券作为这一轮第一家债转股企业,参与了整个过程,陆陆续续还要参加其他一些资产管理公司和银行的债转股的业务,在转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问题:

  第一,企业的选择。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说,选择什么样的企业转股,受制于两方面影响。

  1、是不是有市场?经营状况相对良好?只是由于负债率过高,把它拖住了。

  2、转股的债券到底是正常贷款还是不良贷款。

  这两个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会决定政策的推进和深入程度。

  从目前已经做的20多家企业,7000亿的债转股情况来看,应该说是一个债转股的变形,多数转股是名股实贷,签协议转的是股,但是通常约定回购条款。也就意味着5年、7年企业或企业的股东、地方国资还要把股权买回去。

  对于银行来说,做出这样的安排可能也有流动性的考虑,因为它不可能长期持有。另外在企业管理过程当中,银行能够介入的程度也不高。所以通常是名股实贷。另一方面来看,从企业端确实是解决了当前负债率过高的问题。

  如此一来,跟上一轮转股比较,现在的情况应该说更为严峻,但是实际的效果能不能达到,还有待检验。

  张志刚认为有两方面问题:

  第一,在转的过程中,企业的过剩产能是不是真的能够剥离和处置,在价值形态上做一些重估,如果能重估下来,对于企业的健康发展是有利的,如果不能重估,还像第一次一样,恐怕转股的效果有待观察。

  第二,上一轮债转股过程当中,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并没有真正介入企业的经营管理,当时规定就是阶段性持股,虽然信达也参加董事会,但是重大事情基本还是地方国资说的算。这次转股当中,转成股权之后,银行的持股公司是不是真能发挥股东的作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一方面,银行对于整个产业界的研究和跟踪目前来看是不足的。另一方面,银行也没有相应的企业管理人员能够真实地提供可以增值服务这方面的董事监事,对于股权的后续增值是很难起到提升的作用。

  由于这两方面原因,使得转股工作停停走走,但目前工农中建交,连一些股份制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也还在推进工作。从宏观角度,是比较有利的,但在微观角度还有一些负的作用。

  第一,对于有债转股政策的预期,可能会产生一些债券发行人故意违约逼迫转股,这样对金融市场将有很大影响。仔细观察来看,近两年国有企业的债务违约率直线上升,而且从长期负债到流动性短期负债,一年期负债的违约也在上升。

  第二,银行选择转股当中,到底是选正常贷款转股,还是选不良贷款转股?也涉及到相关的权衡和一些道德的风险。这两者解决不好,债转股政策的推行可能也会大打折扣。

  在谈及未来中国证券公司如何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投资银行,核心竞争力如何构建的话题时,张志刚表示,中国的证券行业发展20多年,确实通道业务占了收入当中的大部分,因此大家觉得就是单纯地提供证券交易服务的行业。

  最近的四、五年间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经营范围扩大,服务领域扩大。

  第二,市场产品供给量和产品序列类型有很大增加。

  第三,行业的资本实力在提高,对于实体经济的服务度在加强。

  但是,刘主席曾经在交易所的大会上说过一句话,你们还只是证券公司,还不是真正的投资银行。实际上我们要讨论什么是真正的投资银行。投资银行主要还是看它扮演的角色,在整个经营体系当中,之所以要投资银行,又有投资,又有银行,这是连接点,投资主要是资本市场,银行是融资功能。这两者怎么结合?根据既往业绩,证券公司在这方面受到主、客观两方面因素的影响,做的工作不多。

  最近几年在资产重组、并购、债务重组、跨境收购等方面还是做了很多的工作,信达证券最近一、两年帮助国有企业走出去,就做了一些比较有名的项目。

  券商要转为投资银行还需要一些条件。

  第一,需要更清晰的法律环境,国内目前的《证券法》是一个很窄的概念,经济生活当中,证券或者是类证券,或者是西方可以定义的证券,在我国还没有定义为证券的内容很多,交叉金融当中的很大一部分其实是证券。

  证券的范围确定,和证券当中投行关系的确定是需要一套完整的法律去规范市场参与者各自的行为,如果没有这个规范,向投资银行转换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第二,券商在融资功能方面,以前是缺失的,这两年有所调整,可以发行公司债、次级债、短融券等,但是负债结构相对比较单一,因此要转向投资业务很难,容易造成期限错配,这两年券商很大程度上做的业务,资管中绝大部分是通道业务。

  第三,转向投资银行需要资本市场更多的开放度。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说证券市场是一个散户市场,但是如果从交易量来看,从去年开始,市场交易量的主体部分是机构,并不是个人。

  张志刚希望业界和监管部门能够达成共识,凡是属于有利于推动国家金融改革、推动实体经济的一些创新,应该继续鼓励,因为创新是投行的基因,只有把创新放到重要的位置上,才能够真正地将证券公司变成投资银行。  

责任编辑:韩希宇

为你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合作媒体

    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 | 和讯银行 | 新浪理财 | 凤凰理财 | 腾讯网 | MSN理财 | 第一理财网 | 网易科技 | 中华财会网 | 第一财经网 | 北京商报网 | 和讯科技 | 财新网 | 中国网理财 | 计世网 | 金融界银行 | 光明网经济 | 东方财富网 | 经济观察网 | 中国经营网 | 赛迪网 | 新华信息化 | 中关村商城 |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 CIO时代网 | 环球网财经 | 投资时报 | 钛媒体 | 中国金融新闻网 | 新华网财经 | 人民网金融频道 | 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 中金在线 | 光芒网 | 大公财经 | 外汇 | 品途网

    微信

    QQ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