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正文

宋敏:中国不会发生债务危机 政府有能力解决债务负担

2016-06-13 16:59
来源:腾讯财经
字号:

宋敏:中国不会发生债务危机 政府有能力解决债务负担

  2016陆家嘴论坛6月12日、13日在上海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挑战与金融变革,“一行三会”主要负责人、上海市领导、金融业高管以及众多专家学者出席。

  IFF的学术执委,香港大学中国金融中心的主任宋敏在参加闭幕论坛“十三五开局:中国转型与全球变革” 时表示,中国不会发生债务危机,政府有能力解决债务负担。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宋敏:我今天想讲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企业债的问题,在国内和国际方面,大家都提到了中国有一个很大的债务问题,特别反映在企业方面。第二个方面,产能过剩的问题。两个问题是相关的,也是现在非常热点的问题。我想谈一谈我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第一个问题,已经得到国际上的关注,昨天IMF的副总裁,在深圳的一个会议上提到,中国的债务负担问题非常严重。

  根据IMF的研究,中国的债务已经是GDP的237%,在全球排比较高的位置。其中企业的债务是145%,应该说在主要的经济体里最高的。他就担心中国会不会发生像上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的债务危机,还有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债务危机,会不会对全球产生影响。我想针对这个问题讲一下我的观点,我的回答是,应该不会。债务问题确实是严重的,但应该不会发生像当时的严重的债务危机。

  主要原因是,我们看中国的债务结构跟拉丁美洲和当时的亚洲国家相比,中国的外债负担比较低,中国这些债务更多的是内在的,加上我们有相当大的外汇储备,外债负担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不会发生当时这些国家出现的危机。当时这些国家出现危机的原因是什么呢?主要是借外债,用美元或者欧元、日元。这些国家发生危机主要的原因是双错配,一是期限的错配,一个是货币的错配。

  这两个至少在货币错配方面,我们是没有问题的。第二个,中国的债务负担虽然是比较高,特别是企业债务比较高,但是按照债务除上GDP的比例,实际上我们觉得债务负担的衡量,是债务除上资产,如果借了债但产生了资产,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实际上中国的债务资产比在这些年是在下降,也反映出中国的债务问题不是外面想像得那么严重。

  中国的债务问题是不是就不成问题了呢?不会产生对外的影响,会不会高杠杆就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这种观点也是错误的。如果我们看中国债务整个规模,从结构来看,也不是很合理。同样IMF研究的数据,这些债务55%是SOE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持有的,大部分的债务还是SOE,所谓的国企和政府融资平台,但这些国企和政府融资平台在GDP的比例是22%左右。

  这些企业对经济的贡献是远远低于在债务中占的比例。我们国家资源配置可能有很大的问题,这些企业得到了非常多的金融支持,但是对GDP的贡献是比较少的。这个问题是有中国的特色。这个问题会不会在一定的时候不可控呢?这个观点也不一定是对的,因为债务问题,如果说从资金的供给方来看,也是以国有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国有银行为主,需求方和供给方都是在国有体系里转。

  在出现大的问题的时候,政府还是有足够的力量,通过货币政策,通过一些方法来解决这些债务负担。比如说90年代改革SOE,改革国有银行,规避了很大的风险。其实,当时的问题应该更加严重。总体来说,这个问题不会有这么大的风险。但是没有风险并不意味着问题不存在,问题主要是市场的效率问题,资金主要是在国有部门在转,意味着对实体经济、对GDP做最大贡献的民营部门,相对得到资金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小。

  这里面有一个传统所谓的挤出效应。高企业债是一个结构性问题,是一个效率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坚持市场化,坚持法制化的方向,真正把资金引导到最具有生产力的地方和行业。第二个问题产能过剩,现在也得到国际上的关注,在刚刚过去的中美经济与战略对话中,美国的代表就提出了中国的产能过剩的问题,特别是钢铁产能过剩。

  他认为中国的产能过剩目前已经影响到美国的钢铁行业和就业问题。首先五大行业产能的过剩跟过去的增长模式,也跟09年的4万亿的投资有关,08年以前主要的经济增长模式是投资加上房地产,这样的投资驱动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是需要钢铁、煤炭、石化和建材作为基础行业的支持。到08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意识到经济必须要转型,增长模式要改。

  当时就已经准备转型了,但是金融危机来了以后,作为应对我们提出了4万亿,确实让我们经济很快恢复,但所谓的负作用进一步扩大了这五大行业的产能。今天进入到经济的新常态,肯定要转变这样的经济增长模式,再靠房地产驱动的模式肯定是不可以的。这五大产业必须要改变,不是一个周期性的因素,是一个结构性的因素。如果大家认为经济会进入一个新常态,是创新驱动、真正的市场化模式,我们就会知道这五大行业的问题还是存在的。

  最近有些经济学家提出来是不是还来一个4万亿,因为产业过剩。牵涉到很多工人在产业转型过程中会失业,会出现就业的问题。企业债和产能过剩是相关的,这两个问题都是很严重的问题,必须通过市场和法制化的方向来解决,对于改革过程当中出现对工人的福利损失,我认为必须要有社会福利政策进行托底,今天所需要的就是正确的理念和坚强的执行力。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程栋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