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正文

李扬:收入分配恶化抑制了经济增长

2016-06-13 09:39
来源:新浪网
字号:
核心提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演讲时表示,有四方面原因造成全球经济下行

  “2016陆家嘴论坛”于6月12日-13日举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演讲时表示,有四方面原因造成全球经济下行,第一个角度是供给端,技术进步缓慢,资本真实利率水平落在负值区间;第二个角度从需求这一面,各国需求不足,实际增长率在较长时间低于预期;第三是增值方面,由于在需求面、供应面的状况都不理想,传统的政策也失去了效力。第四是收入分配上,收入分配的长期恶化抑制了经济的活力和增长的潜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 李扬教授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 李扬教授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扬: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在陆家嘴论坛上讨论这样的大问题,我想同大家分享三个方面的看法:一是对事实的判断。事实就是全球经济进入了长期停滞。从2007年开始,全球衰退已经有了八年,但到目前为止,如今的全球经济仍然是弱复苏、低增长、通货紧缩、高失业和高负债的状况。

  我们不妨看一下一系列国际组织的预测,今年4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报告,将今明两年的预测都下调,好在对于中国经济的预测保持比较稳定,略有上升。这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报告的封面很明确的提到,世界经济面对的是下降的需求、走低的预期。

  5月份欧盟委员会对于欧盟地区的经济增长也做了预测,同样对原先的预测进行了下调,分别下调了0.1个百分点。在报告中指出,下调的原因在于全球经济疲软,六月欧洲的贸易伙伴增长减速。6月份世界银行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把全球预测从1月份的2.9,调降至2.4,2017年从3.1调降至2.8。我们看能够表现经济状况长期下滑的,比如说石油和大宗商品,这是两个最主要投入品的价格走势。比如说工业产出和物价,显示的非常清楚是持续下滑的态势。我们归纳了一下,危机以来全球关于经济预测是不断下滑的,年初有一个预测,年末就会下调。所以,预测下滑成为了常态。也充分显示出经济状况是很不好的。

  二是将如此之长、之全面的全球经济增长下滑一定是有大的事情发生了变化。既然这么长时间的下滑一定不是一个原因造成的,大致可以从四个角度进行分析。第一个角度是供给端,我们经常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供给端有三个因素变化使得经济下行,一个是技术进步缓慢。

  全世界各国政府都在鼓励创新,说明创新能力不强。人口结构恶化,总的人口状况是不好的,特别是人口的参与率下降,是世界各国的决策当局头疼的事情。再一个就是过去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的,真实利率水平落在负值区间。大家知道真实利率指的是除去投资均衡状态下所能实现的增长。另外一面就是资本的收益率。当我们说真实利益水平落于负值区间的时候,就意味着真实的投资收益率是负的。从需求这一面,各国都持续存在缺口,由于存在需求不足,实际增长率在较长时间低于预期。从增值这一面看,由于在需求面、供应面的状况都不理想,传统的政策也失去了效力。

  货币政策基本上是无所作为的状况,于是把政策压在财政政策上。所以,传统着眼于需求调控的宏观经济政策目前都遇到了挑战。还有一个在过去主流经济学分析经济增长的时候很少遇到的就是收入分配,收入分配的长期恶化抑制了经济的活力和增长的潜力。所以,下一步在各国政策调整当中,收入分配成为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我们大致列举一下,大家知道利率水平为负,而且一个国家接着一个国家为负,这在人类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如果从2014年欧洲央行实行这个政策至今已经两年多了。这是美元和欧元区真实利率的水平,都降到了零以下,这是计算的全球真实利率水平,在零左右徘徊。

  劳动生产率增长率下降,美国咨商会研究显示,2016年人均GDP将下降0.2个百分点,更危险的是,美国生产效率可能出现30多年来的首次下滑。即便利率水平如此之低,全球经济依然脆弱。美国尚且如此,全球其他国家可想而知。人口结构恶化显示出人口的增长状况,在最近这些年里已经开始下降了。

  抚养比在上升,也就是干活的人少了,要抚养的,16岁以前和65岁以后的人占比越来越大了。上述所有现象都给我们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而这些问题大多数发生在实体经济层面、供应侧,传统的政策是不能够应付的。因此需要全球精诚合作。

  我们还要注意到,虽然经济全球化有所倒退,我们用全球的贸易增长率低于经济增长率,可以看出全球化在倒退,但是金融的全球化还在升华。任何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突出,任何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合作基础应该放在哪方面呢?推进结构性改革,至少四个要点非常重要。

  一个是鼓励创新,世界各国已经采取了措施,比如说美国的国家创新战略,德国的工业4.0,中国制造2025。第二个结构性问题是劳动力市场。第三个是医疗体系。第四个是养老体系。现在全世界都在非常艰难的在这样一些供给侧、实体经济层面进行改革。

  我们认为货币金融政策的协调尤为重要,其要点有六个:一是维护全球汇率稳定。二是应当继续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治理结构改善。三是改善国际主权债务的重组体系,维护债务的可持续性。现在都提不上减债的问题了,当务之急是维护债务的可持续性。四是研究监督和管理跨境资本的流动。实体经济不好,但金融非常之活跃,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平凡的、大规模的跨境流动,从而冲击各国的宏观经济。因此全球必须要研究监督跨境资本的流动。五是完善全球的金融安全网。六是中国的人民币加入SDR,对金融体系会产生重大的影响,怎样发挥作用需要我们来研究。

  总之,我们现在面临百年不遇的状况,我们需要精诚合作来应对这种状况,使得我们走入下一轮平稳增长的周期。谢谢!

 

责任编辑:方杰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