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正文

达沃斯论坛“全球经济展望—亚洲视角”文字实录

2015-09-11 12:04
来源:网易财经
字号:

达沃斯论坛“全球经济展望—亚洲视角”文字实录

  【达沃斯直播:9月11日10:45-11:45全球经济展望—亚洲视角】面对日益动荡不定的国际市场, 各国该重点采取哪些举措,方能重振经济增长,并实现全球经济的再平衡?

  林毅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中国

  西村康稔,日本内阁府大臣

  玉木林太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副秘书长,巴黎

  张晓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国;全球议程理事会中国事务议题组专家

  朱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华盛顿;世界经济论坛基金董事会成员

  主持人:田薇,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主持人,中国

  主持人田薇:我们的题目今天是世界经济,而且今后有些什么样的因素可能会让世界经济注入活力和平衡,在讨论这个课题之前,我想听听各位对刚才她介绍的报告书有什么反映和想法?早些时候,已经代表世界经济论坛表示感谢,因为各位组织也是在台上这几位提供了很多数据和材料。我想请IMF代表说一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非常感谢詹妮弗把刚才所有的数据汇拢到一起,我们也是有小小的参与了,把增进公平、增长、增加放到一起,现在支持增长但是会出现更多的平衡,不平衡,如果收入太高了,某些部分收入太高了,就会造成这种不平衡,但现在赞成公平、赞成增长,两个双管齐下,这是非常重要的,对所有的决策者都应该很好的考虑这个问题,双管齐下,而不是偏一边。

  主持人田薇:经合发组织的。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副秘书长玉木林太郎:经合发组织非常高兴和你们合作,来发展这个报告书,在2013年我们曾经展开非常激烈地讨论就像詹妮弗报告书里说的那样,很多经合法组织报告之后,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越来越多,像瑞典、北欧国家本来比较均匀,但实际上也出现这种不公平的现象越来越多了,这个引起大家的注意。根据经合发的看法,这个现象就使得许多国家出现了对政府公共部门的不信任和质疑,我们展开了对国别的调查。

  我们开展了在许多国家公平现象的调查,得出一个结论,我们想研究的第一个国家就是中国,我们来研究中国,因为我们觉得中国在这方面也是愿意建立这种包容性的增长。

  怎么样来处理这种不公平呢?这个问题相当艰巨,就像詹妮佛报告书的那样,财经方面的转移的确是一个问题,就是钱的问题,财富的公平分配,比方说通过税收的方法来重新分配金钱,有一个收入税、所得税,但是要建立很好的收入制度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们已经意识到单独靠一个税收的制度是不考虑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要让更多的人获得更好的一些就业机会和更好的工作,这个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主持人田薇:谢谢你。你刚才也讲了一下你早期的报告书,刚才布兰克女士介绍了几个具体的国家,中国所谓中高层收入,林先生能不能简单说两句?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林毅夫:我觉得促进增长、促进平等当然是一个很好的目标,但是怎么来实现呢?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要创造体面的工作高的收入,这样通过这种高度的增长来促进工作,问题是怎么要创造就业方法,最近我推出一个新的经济结构,所以来实现这个目标,如果世界经济论坛你们对我这个想法感兴趣的,希望明年你们可以研究一场会议来讨论新的结构经济来促进经济增长。

  主持人田薇:好多新的想法,张先生,您简单说两句。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张晓强:我觉得这个报告书非常好,发展和增长,不光是GDP的增长也应该包括就业、教育、收入的分配和参与等等,这样才能有好的增长。

  主持人田薇:看来应该加上这些因素了,部长先生。

  日本内阁府大臣西村康稔:谢谢您,你们大家都很了解日本的情况,在日本这个增长和平等对日本来说,已经在我们的过程中还是实现了90%的日本人认为,已经步入了中产阶级,是属于中产阶级的,我们感到很自豪,因为我们能够自从60年代、70年代一直到现在,一直在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没有什么变化,应该说90%的日本人都认为自己已经步入了中产阶级,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实现这两个目标。通过教育,通过社保的系统,也就是基本的教育,所有的人都可以获得基本教育,这样机遇平等,有个良好的社会保障制度。尽管我们进入了一个低增长的时代,所以要重新分配,我们开展了一些结构上的改革,现在已经进入这个时代。所以阿贝诺科斯经济想法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的。

  主持人田薇:非常感谢,既然你刚才已经说了,安倍经济学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安倍经济学和其他的亚洲经济是怎么来联系,怎么来相互影响,而且新的经济学对日本经济都有时间样的影响,它是不是真的在解决日本的经济改革,非常关紧的一个领域,你能不能介绍一下?

  西村康稔:谢谢,我刚才说了,日本曾经经历过一个高增长的时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建立一个非常平等的社会,在过去十年中由于贬值,还有经济有点停滞补签,经济也是萎缩了。所以我们就没有这个动力,也没有这个机遇来开展新的创新。那么现在要改变这个阶段,要摆脱这种问题,要开展各种各样的创新,所以这里要改变过去的问题管制,建立一个新的经济体制,日本的农业、卫生保健、能源,的确有一些管制,我们应该把这个开放一些,让更多的自由经济活动在过去三年中,我们已经实现了很多改革,现在正在考虑我们应该怎么样改革我们的工作方法,比方说劳动的情况,这个不是很困难的,公众都要了解这个情况,现在人口正在下降,我们的生产力也在下降,怎么样增加我们的生产力呢,我们要保障人是有很多选择,而且有一定的灵活性,这样就可以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使得他们可以改进我们的就业和实业。

  所以说我们要实现一个自由开放的经济,我们要增加就业机会和选择,要允许更多的外国人移民到日本来,以前一年有800万外国人到日本来,现在有1300万人,其中包括工作者,就业的人和学生,现在数字还在增长,我们现在在参与TPP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谈判当中,希望在亚太地区来建立一个更好的投资的环境,我们希望也和东盟国家以及中国、韩国来更多的合作,签订自贸协定,希望有一个自由和开放的社会,而不只是谈日本的问题。

  我们在改革,我们在增长的时候,也希望为其他国家的增长带来贡献,我们要是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的话,我们能够共同发展,能够交流我们的国家之间的知识产权,能够更好的进一步来推动整个亚洲地区的增长。

  主持人田薇:谢谢,1300万到日本的游客,中国应该也去的特别多,尤其放假的时候,刚才说到中国,李克强总理昨天说了,说中国不是麻烦的制造者,而是世界增长做贡献的国家中国有多大的空间来做这样的贡献呢?如何能够重振世界的经济?

  林毅夫:全球的经济现在首先就是增长,如何实现增长,过去中国带来了全球增长的三分之一,由于那种情况,现在中国的增长放缓和国内的一些情况吸引了全球的瞩目,人家就说了,中国能不能实现7%左右的增长,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了。我非常有信心,中国一定能够达到这个增长的目标,7%的增长可能会在放慢,这个放慢的原因是全球的经济还没有从2008年危机当中恢复过来,而出口对中国来说是很重要的经济推动。

  如果别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经济放缓的话,中国的出口就放缓了,那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如果你看一下未来的话,如果发达国家不恢复增长的话,中国就需要转向一个国内消费型的经济,中国就有很多的增长余地,经济增长有几部分,有投资、有消费,在投资方面虽然大家会谈中国有很多过剩的生产力,但是中国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消费还有很大的增长余地。

  还有,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城市化,这个都是增长的机遇,我们应该指出,这些机遇让中国和其他国家有所不同,其他国家他们是发现国内的增长受限了,而中国还有很多发展的机会,跟这些国家不一样。所以中国的经济前景跟其他国家不一样。你要有投资机遇需要有资源让你去投资,而中国的这个情况不错,因为中国政府的累积的债务只相当于GDP的40%,这些国家的债务高得多,中国还有3.7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所以这个又是中国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状态不一样,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有好的投资机会,但是可能他们的财政状况不那么好,或者说他们的储蓄比较少,他们的外汇储备比较少,所以中国应该能够保持相当高的投资增长率,如果中国有好的投资增长率,那就会带来好的就业机会,也会带来更高的收入也会带来更多的消费。所以我觉得中国差不多能够保持7%左右的增长率,而这些基本条件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我觉得不仅2015年能够保持7%的增长,而且接下来五到十年。

  还有最后一点,就算中国增长7%,对全球增长的贡献还是15%左右,这个7%的增长对全球增长也提供了一个百分点,现在全球增长大约是3%到4%,所以中国贡献的增长还是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接下来几年里都是这样。

  主持人田薇:您刚才说的几点都非常关键,待会儿还会进一步地讨论。林教授好像说到了有很多长期的因素,意味着中国会继续推动全球经济的增长,有没有一些短期的现象会影响以后短期内的增长情况,我想问一下您,市场的波动我们最近看到的,过去几周里可以看到,还有政府的一些作为和一些不作为,那么它让我们应该觉得怎么来看中国政府的信心,经济管理的能力和中国股市的资本市场的可持续性,以及新经济。

  朱博士,待会儿您也要准备好发言,您在中国工作过,现在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张先生先说。

  张晓强:前天的会上清华大学的李稻葵教授说的很有道理,他说中国的经济增长,经济发展和我们的股市情况,这是他们的趋势不一样,一个是总体的经济不错,但是股市很糟糕。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股市,20几年的历史股市是很不成熟的,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来提高监管的能力,投资者也要从中吸取教训。总理也说到了经济的一些产能过剩和消费可增长的空间,所以中国今年还是能有很好的经济增长。我想提出的是,由于中国很深的融入到全球化当中,如果全球经济环境不好的话,中国当然会受到影响,比方说,总体的需求,全球的需求,现在很弱,中国的出口受到严重的影响,今年的前八个月的出口,进出口是负的。所以说全球经济的情况,我们需要对它采取点措施,比方说结构的提升,债务的问题,还有贸易的问题,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地缘政治,也对经济带来了很严重的影响。

  很多人都非常关注这当中一些问题,中东的这些不稳定,难民的问题不仅影响中东国家和欧洲国家,这些问题都需要国家之间的协调和合作。

  主持人田薇:您简单说一下资本市场,我们不是来预测,我们不是预测股市。我觉得很清楚,监管机构他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有信心能够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朱博士,昨天李克强总理说到中国的决策,他说中国在预防金融风险扩散方面做了很好的工作,这是昨天李克强总理说的,您觉得如果我们看到刚才林教授说到的,他说短期、长期还有刚刚发生的情况,朱博士您觉得会怎样?

  朱民:中国我们可以看到股市对经济的影响很少,过去几天里面,我们刚刚把世界经济增长率从3.5%调到3.3%,美国从3.1%降到2.5%,中国我们还是认为有6.8%的增长,我们看到中国服务业的增长,就业岗位的产生,我们看到投资的放缓,出口也在重组。所以整个经济在一个重新取得平衡的过程当中,我们觉得是一个健康的过程,我想强调一点,我们总是强调,增长率这个数字,我们现在说明年我们预期6.3%。

  主持人田薇:您刚才说6.3%是吗?

  朱民:对,6.3%会低一些,但是我们认识到中国关键的挑战是完成结构转型要把经济从一个投资出口驱动的模式转变成一个更创新的、更高科技的、更消费驱动的和更持续的经济,在这个转型过程当中,旧模式会变弱,新模式会增强,这是两个动因互动的结果。我觉得我们不要太关心这个数字到底是多少,6.3%、6.5%、6.6%、7%、7.5%,都没有关系,这不是关键所在,关键在于要保证结构转型,保证这个经济的改革,要应对过去几年来累积起来的风险,而走向一个更长期可持续的道路。在这个角度来讲,结构的改革、制度的改革一系列的改革,更多的市场化、更多的创新和生产力的提高,这对中国来说才是关键的。

  主持人田薇:我记得一年前我们也开了这么一个讨论会,我也是主持人,我今年又听到好像讲的还是同样的一些问题,就是和去年一样,但是刚才朱先生提到的那样,执行是最关键的,大家都有一些愿景,都有一些看法,都讲了很长时间,但是执行的情况怎样,我想听听玉木林太郎先生是不是可以发表一下您的情况?

  玉木林太郎:谢谢你主持人,从经合发组织的看法,正像林先生还有张先生说的那样,这个转移也从高资本出口驱动的经济改变成一个内部增长的消费驱动的一个经济,我完全同意他们提出的这个观点,也就是说,中国正在努力开展这种结构上的调整,做这种转变,我们会全力的支持中国这方面的努力。

  我提出的问题不是向你们挑战,就是提出一个问题而已,我们看最近的这些数据,有些是不太好理解,不太好明白怎么回事,比方说,中国的进口这些数据大大的削减了,大大的减少了,当然了,这是一个资本密集的一个领域。所以是肯定会出现一种下降,但是中国的进口大量的下降还是对东南亚国家,对日本也是有很大的影响。中国进口的下降,这和中国的需求有什么关系呢?是和中国的内部的需求有关系吗?我想请中国的专家来讲一下这个问题。

  主持人田薇:当然你提问题是可以,但是我先希望你回答问题,所以我还是请你来简单地说一下,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也就是很多人在那儿提出一些解决方案,解决办法,这实际上已经讲了很长时间,你觉得这个执行怎么样呢?你是代表经合发组织,你觉得执行到目前为止执行的怎样,然后再把你的问题提出来,让各位来回答,不然这个任务很麻烦,很难做的,请你先回答这个问题吧。

  玉木林太郎:当然,执行是很重要的了,中国的结构调整这个路子可能是不好走的,很困难的,但是很重要的,而且这是一个长期的变化,长期的一个转变,而且不要破坏社会稳定来进行转型。所以中国在这方面的努力和执行转型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的,比方说,怎么样来确保中央和地区政府的收入,怎么来确保这种收入,这是讨论了很长时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觉得我刚才说了,我们经合发组织一直说明是愿意来提供各种咨询和帮助,来帮助他们转型。

  主持人田薇:谢谢,当谈到这些挑战,我们当然首先要看自己了,但是我们不能指责别人说,你们怎么做得不那么好,做得那么糟糕,当然我们也很困难了,你是专家们,来自亚洲和日本,实际上不能老指责别人,我们也要看看我们自己能做些什么,我觉得如果采取这种精神就更有建设性,我们不能说,你做得不对,你做得不好,就影响到我们,实际上我们应该合作起来,来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本着这个精神,林教授。

  林毅夫:刚才玉木说的没错,中国的进口大大的缩水,为什么呢?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一种调整、一种转型,是从一个投资转为消费,当然了,投资少了,就不一样了,肯定,实际上诸位IMF还有所有的都在那儿建议中国应该做到这点;第二,中国的出口50%实际上是加工的一些产品,中国的出口从双位数现在降到5%,在过去的一个月是负增长,这个进口这些中等要加工的情况,这些产品肯定也会下降。所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个原因。

  主持人田薇: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含义,什么结果呢,大家都在说中国经济的转型有很多驱动因素,人民币国际化这是IMF一直讨论了很长时间,这样牵扯到中国的财政改革、金融改革等等,当然又跟中国整个经济也有关系,你觉得这个进展怎么样呢?

  朱民:中国参与的世界经济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广泛了,当然了,我们讲的是亚洲的角度,整天到晚都是这样,中国好像有点太偏向了,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想把中国放到亚洲全景带考虑一下。如果我们看整个亚洲,亚洲总体来说增长还是不错,没有过去那么强,但是还是不错的,我们预计有5.4%的增长,这个当然是低于去年的5.6%了,这是低于我们的预计,也是比原来也低了。但是这里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增长是比较中等速度了,不是原来那么快所以这种外部的需求,就下降了,这个在亚洲是很重要的。

  这个产品,大宗产品的价格也下降了,很多亚洲国家是出口原总产品。

  还有一条,美元越来越强势了,美元一强势,大家都要做适当的调整了,对利率,利率可能也是造成一些财政上的问题。所以我们看到,从7月份以来,亚洲是资本外流,这个外流还是很大的,几乎达到2013年的高峰,那个时候联邦储备局的宽松积极政策等等这些都造成了资本外流。实际上以前已经有过一次,这些具体的问题严重的影响这个地区,整个地区,也当然也影响到中国。

  首先,我们需要一些金融政策来维持稳定,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个实际,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第二,我们也应该继续这种结构调整,我们不能继续再依赖外来的资金,我们不能继续完全依赖出口,这个对整个地区都是很重要的。

  所以说中国需要改变这个模式,不是在追求纯粹的投资和出口,来利用全球金融市场的基础,我们能够继续下决心全球化,要让经济更灵活,更市场化。所以昨天我觉得李总理讲话的重点,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始把国内的人民币市场要开放,继续人民币国际化。还有,要把中国的金融市场向全世界开放,这是一个在生产力方面,要进行全球的合作,这个对中国也好,对世界也好,因为现在的整个市场都面临着低的投入,低的贸易。

  张晓强:首先我来回答刚才OECD玉木先生所说的,中国为什么说进口那么少,为什么中国近年来的进口,我们要是来看一下,比方说,铁矿石、油等等,我们去年进口了2000多亿美元的铁矿石和其他的资源,还进口了石油、铁矿石,和去年几乎一样多。但是价格降低了,急剧的下降,这些大宗商品,虽然中国进口的油增长了10%,但是价值下降了45%,铁矿石同样,4500万吨的进口,但是价值降低了很大的幅度。

  主持人田薇:昨天中国总理还说到,他说中国的大宗商品的进口增长了,我记得他昨天原话就是这么说的。

  林毅夫:我觉得这个计算是对的,大宗商品进口的价值降低了,但是量没有减少,玉木先生说,中国从日本的进口也减少了, 因为日本没有出口大宗商品,比方半成品,中国从日本进口的是半成品原料。

  西村康稔:中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比方说电子元件,还有资本投资产品,比方说机床等等,从日本往中国的出口是减少,我们就来说一下这一点,现在不管哪个国家,大家都面临着现在大的经济环境,大家都要短期里面先要采取行动,不管对短期的还是长期的都要采取一些措施。每个国家都面临着这样工作的挑战,都要一起来做,不管是日本还是别的国家,但日本要通过安倍经济学来改变我们的经济结构。

  我们应该增加投资来推动生产效率,来应对我们人口的缩减,我们如果说让商业能够更活跃的话,我们的收入就能变得更高,在中国也有这样的改革来应对现在的经济环境,对欧洲来说也是这样。

  我们如果看一看日本的情况,可以供中国借鉴,我们1990年代增长很快,泡沫破裂的时候,我们有15到20年的通缩,这是我们的经验教训,而我们希望中国不要走过日本这样的路程,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成功的进行改革和增长,而不要走我们走过的弯路。日本有三样需要增长,一个是生产能力,还有就是劳动力过剩,产能过剩,我们有很多过剩,我们把国家政府来出资,来吸收经济里面的过剩。如果看中国的话,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也在改善它的社会保障,如果说不把这个改革完成的话,经济不可能有持续性,中国一定要来面对日本以前面临的风险,经济里面的过剩就意味着要进行社会的改革,经济体制的改革才能够吸收这些过剩。我提出的问题是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财政的调整,要实现可持续和健康的财政增长,你们觉得中国的公共财政是什么情况?您怎么看?

  主持人田薇:我觉得我们的这个专家互相提问越来越积极了,他们自己的回答又特别简略,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每个国家都面临的转型改革的问题,刚才部长先生提出的问题,我再加一点,有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地方和中央政府之间关系的问题等等,金融改革还有刚才朱博士说到的人民币国际化,中国面临着这么多工作要做,这个应该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我们能不能请林教授来简单地回应一下,刚才每一项都可能要用一两个小时才能解释清楚,我们现在很简短地说一下中国现在的状况,还有中国如何来看待全球经济,不仅是中国和日本了,我们说从亚洲的角度来看全球经济,林教授。

  林毅夫:首先我应该先回应一下,这个问题比较一下中国和日本,日本1991年泡沫破裂,叫失去的20年,有些人也关心中国的股市的泡沫等等,当然中国会不会走同样的路,我刚才开讲的时候已经说到了,1991年的时候,日本已经是一个高收入的国家,TPP它的经济要比美国还高。所以说当时工业已经发达,当时的基础设施已经很好了,环境也很好了,所以说它的快速发展已经完成了,日本找不到增长的推动力,这就是为什么日本陷入了通缩,而中国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我们还有那么多投资的机会可以利用,我们有非常丰富的资源来去做投资,你要是做这两个比较的话,你不能光从日本的经济,日本的经验来预测中国的未来。

  主持人田薇:您对日本同行有问题要提吗?要是没有也可以。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大家来一起找到这样的解决方案,我在2009年就提出这个想法,现在全球终于形成了这样的共识,比方说去年10月IMF发表了《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他们说现在全球的经济处在一个我们最应该做基础设置投资的一个阶段。所以说这种投资对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也好,对现在和未来都好。

  林毅夫:我建议日本来加入这个亚投行。

  主持人田薇:部长先生,您说。

  西村康稔:非常感谢,确实要建立在亚洲建设高质量的设备,我们也愿意支持高质量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且对环境也好,协助高质量的项目实施,亚投行是有这样一个好的基础,而且我们有很多的合作空间。所以我们希望看到亚投行有好的治理,有高质量的亚洲基础设施的投资,我们会乐意支持。

  主持人田薇:亚投行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们谈到全球经济的时候,我们也太多的因素可以展开来谈,但我们今天时间很有限,我想请大家稍微谈一下,TPP、RCEP那么多缩写,我们天天都遇到它们,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区域性的贸易机制,TPP现在还在很艰难地谈判过程当中,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谈完。另外两个机制,也是其他的机制,朱博士您觉得,也问一下玉木先生,这样的贸易机制,它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来帮助解决我们刚才所说的问题,来重振世界的经济。

  朱民:世界贸易正在放缓,这是一个共同的挑战,2007年到今天我们看到,头一次在30年中我们这个贸易没有跟上我们其他的增长,为什么?因为在过去30年中,关税越来越低,通过世贸组织还有全球的供应链正在增长,随着这个就把它推向前,但是现在已经成熟了,现在有技术,更多的生产是接近于它的消费者了。所以规模不是最关键的,这就是说明为什么贸易变得缓慢了,所以贸易的发展应该是在服务领域中,这个就需要一个根本不同的框架,对这些组织来说也是这样子,还有衡量的标准的尺度也不一样了,衡量这个服务的领域中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怎么样来促进我们的贸易,尤其是怎么样来促进服务的贸易,这个是一个新的话题。

  主持人田薇:玉木先生,当然贸易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但是受很多不同因素的影响,比方说选举还有地缘,这些都是一些因素,你觉得呢?我们刚才谈到的这样各种各样的机制都有什么样的效果,刚才朱先生说了,这些机制怎么样来提供更好的一些机遇呢,来促进我们的经济,你怎么来看?

  玉木林太郎:增长的来源是贸易和投资,这是增长的两个大驱动力,但是在经济危机之后,这两个驱动力好像运转不顺畅,投资现在停滞不前,在贸易这个方面,贸易正在增长,比世界增长要高,这个是2008年以前的情况,贸易高,但是这两个之间的关系,现在变得比较困难了,通过这种促进的机制,我们可以推动贸易的活动。同时这种促进贸易的机制,可以促进参与国家之间的这种一体化,而且和世界经济的一体化。所以国内的一些领域,这些领域以前都是受到保护的,没有参与国际的竞争,到现在又开放给国际竞争,所以这样它们的竞争力也就会好转,这种结构上的调整是必要的。通过这些机制,贸易会促进各国经济的增长。

  主持人田薇:部长先生还有张先生,你原来一个发改委的同事曾经讲过中国的出口,怎么样把这个出口升级,而就不是简单一些消费品了,更多的是一些机械化的东西了,考虑到你早一点讲到的这些问题,对中国来说这种升级,它的出口到底机会有多大?而且中国和其他合作来说,怎么样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供最好的一种贸易机制呢?

  张晓强:我先举几个数据,刚才讲到服务贸易的前景,今年头半年中国的产品贸易下降了6.9%和去年来比,但是服务贸易增加了13%,所以应该说这个是对中国和世界都是一个很大的机遇。我再来回到你提出的问题来回答你刚才提出的问题,但是我不光是讲贸易,我刚才已经讲到了,一种新的动力,对中国来说,对世界经济来说找到一种新的动力,来促进自由贸易,还有财政经济、政策、结构调整等等。

  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来将来三点:第一,有些新的发展,比方说下一代的ICT技术有一个创新,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促,英特网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些会牵扯到多少的企业,可以制造多少的就业,提高生活水平和工资。第二,是创新,包括科技、管理等等这些方面,现在有些人是被看作是一种英雄,因为它把技术和其他方面都结合起来。绿色发展,这样可以保证我们的资源安全,刚才讲到新的报告书这种包容性,我认为将来如果我们可以联手来促进科技发展创新,还有绿色增长,如果可以这样,那就可以创造,建立更好的一个环境来促进可持续发展。

  西村康稔:我话不多,我简单地说,贸易和投资应该更多的发动起来来促进经济增长,我觉得这是一个基本的方针,TPP这方面有12个国家正在讨论,是为了21世纪的一种新的标准,包括投资和贸易,还有服务、环保各方面的问题,每一个参与国都需要来开展各种改革,这很可能是很困难的,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痛苦的,就日本来说也是痛苦的,但是我们愿意做到的,对许多新兴国家来说,改变他们的国企,当然他们又可以促进增长,又可以促进贸易,如果要促进创新就应该对知识产权有更好的尊重和保护。所以TPP就是想建立这么一个新的框架,TPP不是一个封闭的框架,我们现在已经进入谈判的最后阶段,当结束之后,我们完全是希望可以欢迎新的一些参与者,只要他愿意遵守规章制度和标准,TPP、RCP还有韩国和日本的自由贸易区等等,希望可以通过这些方面来创造亚洲的一个新的开创的自由贸易体系。

  主持人田薇:我们快要结束了。

  林毅夫:我要讲两点,第一点,关于TPP,我想讲一些事实,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贸易大国,中国也是第一大或者第二大的贸易伙伴,所有参与TPP的讨论来说,中国就是第一个或者第二个贸易伙伴。所以我想问问中国如果不参加这个讨论,那我就不知道这个TPP不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高水平的、高质量的一个机制,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非常高兴的请西村部长说,通过新的亚洲投资银行来建立基础设施,只要这个投资是高水平的、高质量的,我想提出一点,所谓高质量这是一个很主观的,不管你怎么做总是可以说你的质量不够高,你也可以说,这不是我们的责任,因为你没有达到我们的水平,你的标准,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你的标准是什么,这是一点。如果要实现这种所谓高水平的投资,主要是要去参加这个讨论,真正的很好的了解彼此,这样可以实现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标准。所以我觉得我希望去参加TPP的讨论,中国也希望日本也可以参加亚投银行的这方面的活动。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主持人田薇:我们实际上已经超过我们的时间了,我希望大家可以用一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来总结一下我们这个题目,也就是从你们各自的看法,怎么样来促进和重新平衡世界经济,现在从林先生开始。

  林毅夫:只有一句话,合作。

  西村康稔:结构调整,大量的支持结构调整的标准,这是坚决的支持结构调整。

  玉木林太郎:我们今天没有讨论,但是我们现在有另外一个挑战,就是经济的转型,怎么样来做低碳的经济。

  张晓强:改革创新和合作。

  主持人田薇:最后,朱先生。

  朱民:全球增长还是比较缓慢,所以我们大家要携手来促进增长,而关键是结构上的调整,但是金融方面的风险正在增加,这是因为浮动很大,亚洲也失去了很多资本,美元也正在升值,而且有一些利率上的问题,所以大家要很好的监督金融领域,保证金融的稳定。

  主持人田薇: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解决的方案也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的任务看来是一个共同的任务,就是结构调整来促进增长,必须抱着一种合作的精神,这点所有的人也都提到了。非常感谢大家,这个题目是很大的,很广,所以你们把这些问题都点出来。非常感谢。谢谢!

  本场直播结束。

 

责任编辑:王超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