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正文

达沃斯:中国产业合作新愿景分论坛讨论实录

2015-09-09 17:06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字号:

  王波明:我们今天下午“中国产业合作新愿景”主题开始,到底是什么样一个题目呢?这个题目是有关于全球化,有关于产业升级合作,全球化的过程其实30年前就讲的很多了,但是30年后的今天,全球化的过程大家也都看到了,其实都在非常高水平的存在。在这个时候,谈中国的产业,题目是产业合作,实际上是产能合作,到底是什么意思?达到什么目的?它的远景怎么样?今天第一位发言人想请咱们发改委的徐主任,为大家介绍,因为这个事情在很多人的脑子里,可能还不是太清楚,什么叫中国的产能合作?徐主任,这个话题交给您了。

  徐绍史:非常感谢主持人,也谢谢今天到场的各位嘉宾,这次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主题是描绘增长的新蓝图,这个事情是大家重要的关切,今天我们这个论坛主要是讲国际的产能和装备合作,所以我想利用非常简短的时间先给大家做一个介绍。第一个,国际产能和装备合作实际上是中国顺应了产业发展的潮流,大家都知道历史上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会使得一些经济体、工业体系迅速的发展,经济实力迅速的增长,同时它会带来产业的全球深度调整和产业的重新分工。还有一些经济体抓住这个基础,补足了基础设施的短板加速自身的产业体系,经济发展岷山改善。

  从中国来看,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真是抓住了这一轮产业分工调整的机会,中国本身深度的融入世界经济,我们既引进来又走出去,形成了门类比较齐全又比较丰富的产能。

  那么,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中国不能完全依靠出口消费品来拉动我们的外需,应该从单纯出口消费品到进行国际的产能和装备合作,更好的来发展我们的外需,所以这是顺应国际产业发展分工潮流的,这是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国际产能和装备合作有助于世界经济的复苏,2007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到现在,已经有7个年头了,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摆脱世界经济危机的阴霾。世界经济复苏依然显出疲态,大家都在问世界经济复苏增长的动力在哪里?我想说,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前些年都维持了两位数的增长,这两年也都在7%左右,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要将近30%左右。中国现在又有了200多种工业品居世界前列,我们产业门类非常齐全,我们的产能非常丰富,而且这些产能并不落后,是富余的产能,中国就要抓住这个机会来推动国际的产能和装备合作。

  我们再看发达经济体,发达经济体本身的产业要转型升级,而且发达经济体具有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管理,也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那么发达经济体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它的成本比较高。

  第三,我们再看看广大发展中国家,广大发展中国家正在推进工业化、城镇化,他们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需要有比较完善的产业体系。中国有这个能力,有这个优势,发达国家也有这个先进技术和管理的优势,同时也有能力,而发展中国家有需求、有市场,这三者契合到一起就能够在大范围的深度地推动国际的产能和装备合作,为整个世界经济复苏增添新的动力,这是我想强调的第二个观点。

  第三个观点,中国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合作是共商、共建、共享,无论我们跟发达国家的结合或者跟发展中国家的合作,都需要共同商量、共同建设、共享利益,我们会非常好的去考虑产能合作对方国家的需要,考虑它的核心关切。我们主要是通过投资建厂,建设生产线、建设基础设施、建设产业链、建设产业集聚区来实施国际产能和装备合作,我们的原则就是国际惯例,商业原则、企业运作、政府引导,企业就通过我们刚才所说的这些途径,要么进行直接投资,要么进行技术合作,同时还可以有其他更丰富的合作方式。

  怎么来推呢?我看至少在四件事情是要做的,第一个,要建立合作机制,政府间的也行、企业间也行,要有合作机制;第二个,就要有框架方案,最近这一年或者两三年,我们在产能和装备合作上做什么,怎么做?第三个,我们需要有比较明确的项目清单,特别是大项目,包括工业园区、产业集聚区。这个项目清单还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早期收获的项目清单,另外一部分是远景项目清单,滚动地来推动。第四个,我们需要做出融资安排,因为资金对于产能和装备合作非常重要,我想说的,如果采用的是中国标准、中国装备和中国技术,我们肯定是要在融资上予以支持。

  通过这些途径,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可以跟对方建立合作机制,机构、企业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跟合作方建立机制,而且我们的合作有双边的,一个国家对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对一个地区,还可以是三方的,比如说,我们已经跟法国正在酝酿合作去开辟第三方市场,去进行核电、能源、铁路方面的合作,我们商定要在明年年初,在达喀尔召开中法和达喀尔的三方合作的会议,就去开辟第三方市场。还有就是多边的,我们欢迎多边国际织,区域性、国际性的金融机构一块来参与装备和产能合作。这是我的第三个观点。

  这次会是在东北开的,东北是我们一个大的装备工业的基地,特别辽宁和大连有四大板块,钢铁、冶金、炼化、装备制造,所以这也是我们对外产业合作一个非常重要的基地,同时我相信今天到会的有很多企业界的朋友们,我们也非常愿意跟你们合作,企业跟企业合作去开辟第三方市场。我就先向大家做个简要介绍。

  王波明:谢谢。我就一个非常短的问题,刚才徐主任讲到在资金方面,从政府合作与国企和民企,产能的输出当中这个资金的安排会不会是一视同仁?也就是说,政府对国企,跟民营企业都有同样的待遇?

  徐绍史:我们国家央企、国企、民企,政府对这些企业都是一视同仁的,如果央企、国企可以享受的一些政策,对民营企业是同样有效的。

  王波明:谢谢。有一个规则,因为咱们环节就一个小时,所以再往下走,咱们希望给听众有一个机会来提问,我们希望能在五六分钟左右,把这个话说完。第二位,我邀请咱们俄罗斯的副总理尤里·特鲁特涅夫,因为我们也知道,尤里·特鲁特涅夫是负责远东放心的副总理,他们前两天专门在海参崴开了一个远东的经济论坛,主要是要讨论在西伯利亚一带建立自贸区,经济特区,普京总统也去参会了,在咱们国庆大阅兵以后,马上直飞海参崴。尤里·特鲁特涅夫先生专门负责这方面的事儿,中国有很多企业家也去了,是汪洋副总理带队。所以我想请尤里·特鲁特涅夫先生介绍一下,在俄罗斯建立经济区,跟中国合作到底什么关系?请您来介绍一下。

  尤里·特鲁特涅夫:谢谢您的提问,第一,我不太清楚中国要以什么方式参与远东的发展,这是你们企业的领导会决定,国家领导人也会决定。更准确地说,我来描绘现在俄罗斯远东的情况,现在俄罗斯远东与昨天俄罗斯的远东有什么不同?首先,俄罗斯远东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如果说淡水,在亚太地区我们有30%淡水的储量,天然气、黄金、生物资源等等,金刚石、钻石都有很丰富的储量。与此同时,我们明白,我们很长时间没有利用这些资源的优势,2013年俄罗斯总统发表国兴资本(音),他就把发展远东说成优先的发展方向,首先我们要明确我们在这个工作当中碰到什么困难,首先是行政程序太复杂;第二是没有支持性的措施,没有优惠待遇;第三是基础设施不足。所以我明确了我们的任务,我们这一年所建立的机制,比如说,超前发展经济区和弗拉迪斯自由港(音)支持项目融资的方式,都是为了消除这些障碍。

  我们有一些税收优惠政策,比如说,所得税、土地税、增值税,最开始这个税为零,一点都没有,其他的税也被下调很多,比其他俄罗斯地区下调了很多。第二,我们简化了行政手续,我们建立了一个管理超越发展经济区,超前发展经济区的一个机构。所以这个机构会给企业许可证,都是用一站式服务,这个原则给企业提供方便。所以企业可以通过网络来入驻我们的经济区。这是大概这段时间所做的工作。还有基础设施,我们当然开始修建基础设施,俄罗斯政府拨出了很多资金,每一个超前发展经济区,都有自己的融资,我们今年已经拨出了27亿美金,是为了支持这些项目。

  我现在不要做宣传,我要做具体的事情,我要说具体的事情,我们不是谈理论,而是谈实践,现在实践非常简单,我们现在是在俄罗斯远东的投资增值率110%,刚才我们在海参崴召开的论坛,我们签署了总值为200亿美金的协议,现在大连论坛只签了30亿的协议。但是我们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我知道我们要召开第二次论坛,我们会向前迈出另外重要的一步。我们总共有5000家来参与了论坛,但是名额只有1000人,报名的人比我们提供服务的人大4倍,我们的论坛很受欢迎。谢谢大家!

  王波明:我听着目前这些做法,经济特区跟我们中国好像二三十年前那些做法其实挺相似,所以我们对您说的这些事情并不陌生,我们很熟悉。下面请辽宁省的周省长,周省长我看了一下您的履历,您是经济学博士,有很高的学问,我想问一个事儿,最主要从辽宁省的发展来讲,咱们大家都知道,东三省在解放初期就是咱们的重工业的基地,一晃这60年过来了,现在可能是由于产业升级的原因等等,特别今年,过去几年也一样,咱们GDP发展还是远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所以我在想一个问题,周省长想问你,从辽宁省来讲、从东三省来讲,怎么样去走出一个转型换代,使得重振辽宁也好,东三省也好,重振过去的这种经济雄风?

  周忠轩:主持人好,各位嘉宾好,首先,我非常欢迎各位来到辽宁滨海城市大连,参加这个论坛和大家进行交流,非常高兴。

  正像刚才我们绍史主任和主持人讲的那样,辽宁是我们国家的老工业基地,被称为是共和国的长子,辽宁工业门类比较齐全,但同时由于历史原因,辽宁的重化工占的比重比较大,正像总书记所讲的那样,辽宁是初级号产品比较多,新一轮结构调整和升级过程当中遇到极大的困难,这些困难反映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就是我们的结构亟待调整,但是结构调整它是一个历史的进程,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结构调整和发展速度之间是有一些矛盾的,我们必须要对传统产业进行调整,用信息化改造传统的产业提升发展水平。同时还要发展现代的新型产业,一段时间,大家可能都看到了,从各种报表当中看,辽宁的各项指标尽管总量仍然是在前十位,但是增长幅度都是在后几位,我们现在省委省政府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按照总书记讲的,就是要下决心要把结构调优,就像刚才绍史讲的那样,世界范围内的经济都在进行结构调整和优化,对辽宁来说这个任务更重要,同时我们就要加大改革力度,辽宁是计划经济进入比较早,退出比较晚。

  大家都知道,上个世纪我们国家实行价格分轨制(音),辽宁很多产品是国家供应定价,不管市场价格多少,成本多少,都是按照国家规定价格支援全国的改革开放和发展,所以计划经济这种体制机制必须要和市场的经济要求进行改革,包括政府改革,包括企业经营机制转换,这两方面都要下力量。刚才主持人说,如何振兴雄风,可以看到尽管发展当中有很多困难,但是辽宁的产业基础还在,科技力量比较雄厚,我们辽宁的院士现在就有54位,科技力量比较雄厚,而且我们产业工人技能非常好,尤其是我们的优势产业装备制造业占的比重比较大。我们的装备制造业占我们整个工业的31%,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和振兴,我们装备制造业有相当多的产业,包括矿山机械、特变电高压成套设备,包括我们的海工装备,包括我们的机床,很多在世界上都具有先进的地位。

  在国内有相当一批的企业都处于领军地位,所以发展产能合作按照本次论坛这个主题,辽宁基础很好,而且还有前景,发展国际产能合作,这本身对我们来说也是调整优化结构,也是一个新的动力,参加国际合作对我们来说实行物资交换取长补短,不管是投资方还是受资方都是受益的。按照中央的部署,在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我们这几年装备制造走出去迈出了步伐,去年年底装备制造业项目在国外已经达到413个,投资是36亿美元,我们有些企业在国外投资建设项目包括我们特变电沈阳集团,在印度投资一亿六千万,大连机床厂老总在这儿,他们投资2亿在美国建立生产加工基地,沈阳机床收购了德尔西斯公司(音)在柏林开展国际上的研发,吸引国际上的人才。所以我们产能国际合作不仅仅是走出去,也包括引进来,这对辽宁老工业基地的改造升级,对于我们体制机制的转换都是很好的推动作用。所以现在我们对辽宁发展还是有坚定的信心,我相信在中央的政策领导下,我们坚持改革开放,坚持结构调整和升级,坚持科技创新、制度创新,辽宁老工业基地一定能够重振雄风,为中国现代化乃至为世界的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

  王波明:大家也看到前三位发言人都是政府的官员,下面我们还有两位,一个从海外,一个是国内的企业,他们应该从企业的角度,这次产业产能的合作,我看看他们自己从各自具体的例子上有什么样的事情可以分享,所以Klaus Kleinfeld先生是我们的老朋友,参加几次会了,分享一下一些情况,对于产能的一些合作,能够来创建一个双赢的情况呢?

  Klaus Kleinfeld:我们保障其中更多的能不能实现,这种成功,前面提到过的把这样一些建立文化并不太容易我们要来建这样一个集群,这样一种文化,我的认为最大缺少的环节就刚才沈主任说的,就是融资方面,融资这部分就是让人们能够来去获得这样一些资本,在这个早期获得这样一个竞争优势,我也知道,有很多的省都在努力来鼓励人们能够有一些像孵化器,能够自己创业,这都是我说的创新,创新能够有很多。最后一点,我也认为这样一些公司的做法,我们感到非常自豪,我们是成为一个领导者关于这样一些安全、环保等等,我们的理念来保证我们的环境中不再伤害任何人,把环境变成更好的环境,我们知道中国还没有达到这一点,这就是一方面,我们可以能够相互学习,能够把我们的经济发展跟生态的发展结合在一起,这些做法。

  第二点,关于产业结构的重组,应该来相互的合作,你可以能够把这些老地方腾出来为新的做好一些发展,这都是我们继续下去的,很遗憾这方面,在我们铝制品的行业,这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还需要进一步来发展。比如说,一吨的铝在中国生产能够带来2倍的一些二氧化碳,在外部来说,我们现在怎么在这样一些企业当中发挥一些作用,我们是非常开放的,能够来帮助中国的企业来走向世界,很多可以在中国生产这是应该的,但是要知道摆脱老的生产模式的空间,有的时候一个是来改革国有企业,我们已经讲了很长时间了,这是正确的途径,但是进展是非常缓慢的,国企的改革,我鼓励这样一些政府部门能够继续下去,也许能够来去进行的速度更快一些。

  我们关于这种培训的管理,我们也看到,中国的一些企业领导者,他们不太满意在中国以外来进行他们业务的开展,这里边并不是不能讲英文,因为你可以带自己的翻译去任何地方,更多的能够来怎么面对外部世界。你们跟外部的公司怎么进行合作,这都可以能够来学习,进一步来学习。我想中国的在上海的一些学校,他们可能就需要更长的时间鼓励你们来加速这样的一些进程,这是一个障碍,里面有很多的机遇,对一些跨国企业,我们非常开放的,但会有一些障碍影响它的发展。我上个星期看到他们的情况,这可能会加速。

  王波明: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你是说国有企业的改革比较缓慢,你为什么有这样一种印象呢?

  Klaus Kleinfeld:我们国企改革这么缓慢,我们讲到了,这种讨论进行了两年,把这种SOE进行整合,速度更快一些,我完全相信这一点,但是来看一下,如果中国有这个速度的话,在过去40年当中,那种速度花那么长的时间能够来完成我们就不会坐在像这样一些设施里面了,我们可能不到9个月能建起来的,这就是我所说的这样的一种速度,对中国速度的印象。

  王波明:现在我们进入咱们最后一位嘉宾陈董事长,刚才徐主任、周省长都做了介绍产业合作的情况,你们也到美国去建立生产基地,在美国建立生产基地,理论上咱们在中国建立生产基地要比美国那边从人工来讲,从各方面来讲,应该是便宜,你去美国建立生产基地,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是为了它的销售渠道还是为了研发能力?我想听听陈总你来介绍一下。

  陈永开:首先,应该来讲,我们在2002年实际并购了美国,当时全球比较知名的企业,我们在并购这种前提下陆续追加的投资,投资建立制造型企业,当然全球的产业链转移的价值链,我们也把握的很清楚,有一些是在国内生产的,当然也有一些在美国本土生产。我们国家尤其针对企业的角度来讲,国际产能合作实际是经过了几个阶段,我们刚开始的阶段,我们大连机床集团在走出去,并购国外的企业,同我们的同行在大连也建立多家的合资公司,通过这种并购,通过合资公司,我们企业获取了多项的专利技术、专有技术,迅速的缩小了我们同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企业经历过一个阶段,现在我们进入第二个阶段,这第二个阶段也就是通过海外兼并、合资合作来推动提高企业自身的创新能力。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个基础上,我们企业应该全力的推进技术进步、管理进步、制造模式的进步、商业模式的进步,应该把我们在兼并海外公司和国外的知名公司合资合作这段的经历,把它优秀的地方在企业的全方位体现出来。此外,能够迅速的形成进程创新的优势。

  王波明:我打断一下,您说当时建厂是因为你最早有个收购兼并,通过收购兼并的厂子建立一个基地,我想问你,在你们去收购兼并当时美国是机床厂吗?

  陈永开:机床厂。

  王波明:你们主要的想法和目的是什么?比如说,当时就是冲着他的技术去的,就是冲着他的研发能力去的,主要的思考是什么?

  陈永开:当时应该说咱们国内制造业是为了提升装备的水平,我们当时的产品是适应不了的,为了缩短这个差距,我们应该走捷径,这种捷径也就是海外的并购和国内的合资合作。实际海外的并购和合资合作,不单纯是得到技术上的进步,实际也得到了非常成熟、畅通的国际市场的销售渠道。

  王波明:网络。

  陈永开:在这方面。

  王波明:现在我就想技术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包括我记得你们是数字机床,你们从收购兼并和他们合作当中是不是对你们的技术机床具体的产品,确实有了技术上的提高,甚至对于未来你们的销售这几年就有了很大的帮助,这到底有没有?

  陈永开:确实是我们的产品提升有很大的帮助,我们在数控机床方面、智能制造技术方面,我们现在已经完全的掌握了,这个掌握的过程与海外的兼并和国外同行们的合资合作是密不可分的。那么现在我们的产品水平实际上在全球海内外越来越多客户已经接受了,这说明我们的产品具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王波明:我们第一轮结束了,待会儿我们会把提问的时间让给大家,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

  我想先给徐主任提一个问题,刚才徐主任提到了,现在中国从经济增长上,咱们现在假定每年7%,也确实是在全世界经济拉动已经超过美国,全世界GDP经济拉动超过美国了,美国在我们后头有两个点,第二个,就是直接投资的数,咱们现在已经变成全世界最大的直接投资国,也超过美国了。在这方面来讲,咱们来提升产业的价值链再往上提,咱们过去是一个世界大工厂,现在这个大工厂看来给咱们除了好处,就业问题、经济增长,但是也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其他一些方面。咱们现在通过产能的合作,刚才徐主任已经谈了很多的规划方面的问题,咱们现在当下,已经开始了具体的措施,咱们在做哪方面的事情,请徐主任介绍一下。

  徐绍史:谢谢主持人!产能合作从提出到现在时间并不长,但是它已经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有了良好的开端,朋友们大概会主义到,国务院已经发布了一个国际产能合作和装备制造合作的一个文件,这个文件是公开的,网上都有。文件里面已经明确了12个钟点的产业,包括钢铁、冶金、建材、造船、铁路、电力等等,一共是12个。我们跟外交部一起做了一轮国别调查,就看境外这些国家到底对国际产能和装备合作有些什么诉求、需求,我们搞了60多个国家的调查,作为我们跟这些国家的产能和装备合作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我们现在已经在境外部署了一批重大项目、重大工程、重大园区,已经部署了一批。

  我们搞完国别调查之后,我们要确定一些意愿比较强烈,合作意愿比较强烈,合作基础条件比较好,这样的国家,我们现在初步已经圈定了15个国家,包括亚洲、非洲、拉美和欧洲,最典型的一个国家就是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我们对它进行产能合作。第一批确定的早期收获项目25项,230亿美元。最近又选定了42个项目,阿斯喀纳的铁轨年内都可以开工,哈萨克斯坦是我们在中亚地区搞产能和装备合作的一个支点国家,公路、电力、港口、城轨的建设,一批项目大概有300多亿美元。

  我们已经开始在一些支点国家布局,而且这个跟一带一路的战略是完全吻合的。与此同时,我们要跟一些具有先进管理经验的,先进技术的国家和企业,特别是跨国公司联合去开辟第三方市场,我刚才就有讲我们跟法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安排,我们跟英国,我们要去建设英国的核电英国的核电需要更新换代,这就开辟第三方市场。同时我们还跟一些大的地区组织,比如说,中国跟欧盟,欧盟现在推出了两大战略,一个是融客投资计划,第二个互联互通的平台,我们已经进行了对接,非盟正在搞三化一网的一个合作,公路网、铁路网、工业化,我们跟非盟有接触,跟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已经在8月份在广州进行了一轮洽谈,将会很快的推进,这是非盟。还跟东盟,还跟中东欧16+1,16个中东欧国家跟我们一块有产能合作的考虑,还跟中拉论坛有产能合作的考虑,我们已经建设了一批基金来支持跟这些国家这些地区的产能合作。谢谢。

  王波明:这次产能合作中有没有往俄罗斯去的项目?

  徐绍史:俄罗斯的合作,在远东开的会普京总统亲自出席中国派了负责对外工作的汪洋副总理进行赴会,带去了700多位企业家跟远东的地方政府和企业接触。我们跟俄罗斯除了传统的能源领域的合作,在装备领域的合作步伐也很快,包括航天航空和核的合作、装备机械的合作等等,最近还有一个标志性的项目,就是我们跟俄罗斯合作要修莫斯科到卡山的高铁(音),700多公里,双方签订了前期勘察的协议,我们关系非常顺畅。我刚才说到两个欧洲两个国家的支点之一,而且“一带一路”的战略跟欧亚经济联盟实现对接。

  王波明:谢谢徐主任。现在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可以进行提问。

  提问1:我是腾讯财经的记者,我叫刘立平。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徐主任,中央政府对资本市场一直强调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什么是系统性风险?如何量化系统性风险?您认为中国下一阶段的,最大的不确定性风险和隐患是什么?

  徐绍史:中国经济基本面是好的,但是目前面临的下行压力还是比较大的,具体的体现一个就是产能过剩,我说了,我们这些过剩的产能并不是落后产能,这些产能都是符合技术规范,符合环保标准,而且都是比较先进的产能,这是一个。第二个,可能就是工业和投资的速度有所下降,这是我们必须关注的两点,因为它涉及到实体经济,涉及到整个拉动经济增长的两个关键点。第三个,我们这些年高速发展积累了一些矛盾,一些风险,最近也在逐步的显现,这个不展开来讲了。当然我们对中国经济还是充满着信心。

  王波明:好。

  提问2:我是财经杂志记者,我们很多产能经济都是国有企业,所以我的问题是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我想请问徐主任,我们国家在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当中,哪些行业是可以允许我们进出,哪些行业不允许进入的,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混?另外,我还请问周省长,我们辽宁国有企业做了很大贡献,目前存在什么样的问题,下一步准备怎么改?

  徐绍史:国有企业改革酝酿了一段时间,改革文件近期就会陆续的出台,这是一个。第二个,国有企业应该说在经济下行过程当中也采取了很多应对措施,今年上半年企业兼并重组速度非常快,企业兼并充足增速是16%,企业兼并重组的金额达到26%的增长。谢谢。

  周忠轩:辽宁的国企改革任务很重,省政府下了文件提出要求,国企改革由于辽宁的国企成立时间比较长,卸掉历史保富,厂办国企的改革正在制定方案调查研究,对企业三公一供这些社会企业社会问题进行剥离,不是简单的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按照市场的经济原则提高效率,提高它的竞争力。

  提问3:你好,我是来自于大连金浦新区的记者。我想问一下徐绍史主任,我们是国家级新区,这个问题和国家级新区相关的,对于国家级新区的发展和建设,国家有哪些方面的这种着重推进的考虑,对金浦新区有哪些考虑呢?

  徐绍史:国家级新区是我们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一个举措,金浦新区批准的时间不长,今年国家发改委对已经批准的12个全国的新区工作做了部署,其中有两条,第一条,希望各种新区在制度创新上能够做一些探索;第二条,在深化改革上做更多的探索,使新区真正能够及早的来发挥新经济增长点,有些地方是增长及发挥点和及的作用。

  王波明:我们时间已经到了,严丝合缝完成了这个论坛。

  提问4:谢谢。我来自于南非,我想要知道,国际合作在中国尤其是经济发展的同时,尤其是跟非洲有什么合作?是双赢吗?还是说只是中国受益?因为我们希望包容性增长,要创造就业,还要进行技术援助,技术转让,所有的这些实际上中国都是有很多跟非洲的合作,我想知道这个双赢是怎么体现的?

  徐绍史:非常感谢这位女士提的问题,而且我知道你来自于南非,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们跟南非有非常好的务实合作的关系,我们跟南非的海洋部签订了一个海洋开发的合作协议,我们在南非现在正在进行钢铁厂的二期建设,可能300万吨还是500万吨,我们在南非正在进行谈核电的建设,还有一些具体项目。据说,南非今天年底会召开中非的峰会,我们肯定还会有人去参加。你刚才所说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我在开场白里面,已经讲到,我们搞国际产能和装备合作遵循的原则是共商、共建、共享,共同商量、共同建设、共同享有建设的成果。我们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会充分考虑到南非的各种诉求,比如说,要利用当地的员工解决当地的就业,要采购当地的设备,增加当地的收入和税收,同时要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与当地的社区搞好关系,帮助当地的社区建设和发展等等。我想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指导一定要到位,企业依法经营,照章纳税,履行社会责任就能够解决你这个问题,实现包容性增长。谢谢!

  王波明:我们的时间到了,非常感谢在座讨论的嘉宾,大家给点掌声。谢谢大家!

  ——结束——

 

责任编辑:中小金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