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正文

蔡鄂生:中国市场的财富管理要顺应中国文化

2015-05-24 10:44
来源:中国电子银行网
作者:要越
字号:
核心提示: 蔡鄂生在发言中表示,国际市场和中国市场对于财富管理,在观念上有很大差异。蔡鄂生认为,现今中国的财富管理主要研究两方面问题:第一是针对中国市场和中国的文化来进行财富管理;第二明确财富管理的服务对象;搞清楚这两个问题,设计出有针对性的服务,是财富管理者值得思考的问题。

  中国电子银行网讯,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新常态、新金融”于5月23日-24日在清华大学举行。来自“一行三会”的主要负责人和海内外知名学者与业界领袖就“经济新常态”下的全球和中国金融业的机遇和挑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中国电子银行网(www.cebnet.com.cn)作为本次活动的合作媒体进行现场直播报道。

蔡鄂生:中国市场的财富管理要顺应中国文化

  24日上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副主席,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学术顾问委员会委员蔡鄂生出席了“财富管理的发展前景”分论坛并在会上发言。蔡鄂生在发言中表示,国际市场和中国市场对于财富管理,在观念上有很大差异。蔡鄂生认为,现今中国的财富管理主要研究两方面问题:第一是针对中国市场和中国的文化来进行财富管理;第二明确财富管理的服务对象;搞清楚这两个问题,设计出有针对性的服务,是财富管理者值得思考的问题。

  以下是蔡鄂生的发言实录:

  蔡鄂生:讲财富管理这个题目首先来看比较大,但是它又不大,关键是我们怎么看现在各类机构所谓大资管时代下的理财也好、财富管理也好,反正这些词是多了去了。现在对这个问题前景如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大家兜里有钱了,那肯定是需要金融机构来帮助你理财也好,或者财富的继续增长也好,这是毫无疑问的,从财富论开始到现在大家应该看到这个发展。

  现在需要研究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现在怎么针对中国市场和中国的文化来进行财富管理,我觉得这是主要的。从国际市场或者从国外长期的历史发展来看,这不是什么新的题目,这是一个很传统,而且欧洲商业银行干了若干年的这个题目,而且我们还要认真讨论这个题目本身就说明一个问题,就说现在面对着中国市场上不同的群体到底财富管理怎么定义?这是第一。第二财富管理的服务对象是谁?像国外的这种划分,高净值、超高净值这样划分的群体,还是说银行这种理财产品也算财富管理的一种方式,我觉得这是需要我们研究的。包括跟一些国外的金融机构聊天,他们在香港、台湾所接受的财富管理,在那一块生活的人接受各种产品的服务等等他们都能很接受。但是到了内地来了,到了中国大陆来了以后就发现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需求者对于他本身财富术语说保值增值也好,还是其他的也好,他本身的需求在这儿好像不太清晰,所谓不太清晰的概念,首先问的是收益多高、期限多长,他瞄准的东西不太一样。就是说在我们这个环境下,你要真正服务的对象需要什么?我觉得这是我们对财富管理这个市场能不能很好发展,或者说我们的金融机构能不能更好的为大众服务的主要问题。你要说产品,产品现在是多了去了,而且干这行的人都很聪明,不管你是正经批的机构也好,有牌照的机构也好,或者私募,不是完全按金融牌照管理的机构也好等等,它都可以去做。按照一种财产关系和信托关系以后,我把钱放在机构投资人手里,机构投资人手里再放到专业机构手里,机构投资人也都算一种理财方式。

  但是我觉得在市场上这个问题如果搞不清的话,监管者也好,资产管理者也好,可能都有问题。因为在国际市场上,现在看来有什么限制、如何限制、限制的是什么,我觉得在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这个过程当中,在国际市场规则上的限制和我们现在在中国市场上所面临的这种观念上的东西是有很大差异的。我们还是一种审批下的你能做什么,到底这个市场应该怎么去认识,为什么现在国务院、中央一直要求我们在行政审批过程当中要简化,要下放程序,特别是在市场的情况下,我们现在这个市场的承受度到底怎么样?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你现在光让我说财富管理从专业角度也好,从每个机构该干什么也好,其实我说不打出来,其实有些也不用说,教科书上到国外银行操作一下流程,综合化银行是怎么干的,随便到国外找一个汇丰也好,或者UBS也好,它都是很简单的,它专门的财富管理者针对你的需求定制各种产品或者你还有什么要求,资金到了帐户以后,那它所运作的东西就不光是一个财富管理部门了,投行、商行都可以结合,在它那个池子里头应该怎么运作的方式这都是很清楚的。我们现在能按这种流程走吗?还没有这种基础。像有的集团可以,像中信这样的,又有银行,又有信托,要是单纯的商业银行来讲现在慢慢开始有点放开了,也有信托的,也有租赁的,也有基金的,这些基本市场的发展和这些东西我们所了解的这种经营方式已经存在了,但是你怎么满足或者说针对我们现在的这种群体来设计出有针对性的服务,这确实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们现在的发展,昨天从微信上看到吴院长的发言,有的人给她总结了八条经典的,从央行开始都有,还有潘行长的发言改革是动态的,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往根上看,要看实际的根儿我不知道我的观察对不对,或者思考对不对,老说贷款难或者贷款对等等,这两年我转了一些机构,因为都是在民营企业走的多,困难企业走的多,这种状况怎么样,资金到不了实体经济,昨天晓灵院长说央行也好、央妈也好放水,或者给钱,你放与不放水,钱为什么走不到那儿去,这些问题看着很简单,但是要把它落地解决实际问题,和我们现在很多最基础的事情是相连接的。就是最简单的,我们的期限结构或者说在银行叫错配,各种实体或者包括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有多少它期限结构是匹配的?是合理的?过去老说计划经济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你现在也不能说本来是人家需要投资的钱你非得给人家半年的资金,那他肯定要出大问题。不好的时候那金融机构慌了,就开始往外抽,企业已经走一半了,你是停下来也好,破产也好,还是继续往前走也好,基本上大家都还是要往前走。往前走,上哪儿找钱?过桥的,过桥的形式就多了,银行也可以过桥,信托也可以过桥,连民间借贷也出来了,所以过桥的东西能不贵吗,我们现在是雪中送炭还是火上浇油,本来它就是一个很困难有问题的企业,我过桥的时候结果还要承担比金融机构利率要高多少倍的利息,这样的循环和这样的东西它怎么才能在这个状态下很快的走出来呢?包括很多事情也是这样,银行改革进行了那么长时间了,而且取得了很大的成果。

 

责任编辑:中小金

您有好的观点和精彩的文章,欢迎投稿。投稿邮箱:cebnetnews@cfca.com.cn 。

微信扫一扫,在这里读懂新金融。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浏览手机网站或下载官方APP(半刻金融)。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微信 中国电子银行网手机网站 中国电子银行网官方APP
 
 
 
总是会有福利从这里发出……
手机上省流量看资讯
创新引领 半刻不停

 

新闻推荐

Copyright 中国电子银行网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4599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96号

可信网站